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页 >> 闽商骄傲 >>闽商骄傲 >> 6年估值做到840亿!这个福建农家子弟霸占了整个新能源车市场!连北汽、上汽都要看他脸色
详细内容

6年估值做到840亿!这个福建农家子弟霸占了整个新能源车市场!连北汽、上汽都要看他脸色

图片.png

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高速发展,作为其技术核心的电池,成本占到了整车成本的1/3至1/2,这就意味着,整车厂可能需要把一辆车一半的收入分给电池厂。


而在这些电池厂中,有一位佼佼者。


这家企业叫宁德时代,坐落于福建一个并不算大的城市——宁德。创始人是一个叫曾毓群宁德农家子弟,正是他,让宁德时代在成立才6年的时间里,就成了业内的老大,估值高达840亿。


图片.png


也许你会觉得,宁德时代垄断了整个动力电池行业这种说法略显夸张。


但事实是,目前国内续航350公里以上的汽车电池,基本只能用宁德时代的产品。其他国内电池厂的能量密度达不到,在电池和模组的技术水平上都比宁德时代落后至少一代。所以目前来说,宁德时代的技术水平是业内标杆。


那么,一个农家子弟,是如何带领一个偏距小城的企业,在6年间达成如此大的成就?


图片.png

曾毓群

 


图片.png
扔掉铁饭碗,投身新能源
图片.png


曾毓群出生在福建宁德的一个农村家庭,后来考上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,毕业后被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。可是,仅仅在国企呆了三个月,他就辞职了。

 

他跑到广东一家电子厂做了工程师。扔掉铁饭碗的曾毓群在当时的人们眼中简直是一朵奇葩。在所有人的不解和反对中,曾毓群走进了东莞新科磁电厂,当时隶属于全球最大的独立硬盘磁头供应商SAE。在新科,曾毓群一干就是十年。凭着出色的专业能力和胆识,他31岁时便成了最年轻的工程总监。


图片.png


作为当时公司最年轻的的工程总监,曾毓群在公司一直颇受领导重用。有一次,SAE执行总裁梁少康找到曾毓群让他帮忙考察一个电池项目,曾到深圳跟专家讨论了一天,回来写了一份报告,论证了的确有可行性。梁少康此后透露了真实目的:拉他一起做电池。但曾毓群并没有答应,当时他正与猎头接洽,打算从新科离职去深圳一家公司做总经理。

 

梁少康深知曾毓群的才华,又找到曾在新科的顶头上司陈棠华做说客。

 

几次三番,曾毓群终于被说动,决定几个人一起做电池。



图片.png



图片.png
三十而立却栽了个大跟头
图片.png


一直以来,尽管出身农村,后来又经历辞职、跳槽等波折,但曾毓群靠着自己的聪明果敢,几乎是顺风顺水的度过了自己的前三十年。没想到而立之年,这场创业却让他一开始就栽了个大跟头。

 

曾毓群创业之初,市场上常见的圆形电池、方形电池等产品是索尼、松下等日企的天下,自动化程度很高,质量整齐划一,中国企业很难与其竞争。

 

为了有自己的一席之地,ATL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自己不同于这些业界大佬的路子,他和创业团队发现,诺基亚一款翻盖式手机配的是索尼聚合物软包电池,短小、轻薄,便于携带,他们判断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
图片.png

 

曾毓群便带着资金飞到美国,购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专利授权,规定每卖出一个电池要支付对方固定比例的提成。然而,试制开始后,他们发现,按贝尔实验室配方做出来的电池有个要命的问题——反复充放电后,电池会鼓气变形,以至于不能继续使用。


曾毓群跑回美国找专利授权人,结果对方慢悠悠地说,电池鼓气是一个本质问题,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解决,被授权的全球二十几家企业也都没人能搞定。


图片.png

 

就这样,250万美元创业资金已经花去大半,产品却不能使用……团队里很多人退缩了,认为这次的创业彻底失败了,但曾毓群却不肯放弃。


回国后的曾毓群夜不能寐。他整日里泡在实验室苦苦思索,反复试验,没想到竟然真的让他给做成了——他做出来的电池新配方竟然真的能让电池不鼓气了,这个花费重金的来的东西也终于用得上了,差点夭折的ATL终于保住了性命。


 


图片.png
二次创业 登上江湖第一宝座
图片.png


曾毓群曾经说过: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电池始终都是危险品,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做到安全。要创新,但我反对技术上的贸然出发。我要做的是做世界第一安全的电池。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每年,曾毓群投资6~7亿在产品研发上。产品研发军团十分强大,有20多位海归博士,100多位博士,900多位硕士。

 

2011年,曾毓群开始了“转型升级”。在老家宁德成立CATL,中文名为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转型做电动汽车、储能锂离子电池体系的研产生产。


简单说,从小电池——手机电池,转型做大电池——汽车电池。凭借10多年在新能源电池领域的经验与积累,宁德时代一开始就走不一样的道路,就是靠技术来打开市场。2016年,宁德时代产值就达到140亿元,利润30亿元。这个数字,在国内位居第一。


图片.png

 

今年一季度,宁德时代供货量达到328245kWh,占市场份额的26%,加固了自己市场第一的江湖宝座。



图片.png
840亿高估值从何而来
图片.png


它的高估值从何而来,仅仅是站在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风口上?在政策保护伞退掉后,它又将何去何从?


图片.png

 

1、宝马的神助攻

 

宁德时代为何能得到宝马的合作机会?创始人之一的黄世霖曾这样解释:


“宝马当时也在全国大范围筛选合作伙伴。CATL的团队是来自于ATL(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),从事锂电池行业,尤其是做高端电池行业已经有16年的历史,积累了丰厚的经验。在做消费电子的锂电池时,我们一直都是和世界最顶级的消费电子品牌合作,他们的要求也是最高的。从技术以及和高端客户合作的经验上,我们比国内的同行领先一点,所以当时他们就选中了我们。”



图片.png

宁德时代与宝马的合作始于2012年,华晨宝马的首款高端纯电动车“之诺1E”的动力电池系统由宁德时代和宝马共同开发,由宁德时代制造。尽管作为试水之作、只租不卖的“之诺1E”实际销量寥寥,但这次合作还是对宁德时代意义重大。

 

与宝马合作后,宁德时代声名鹊起,市场也被迅速打开。短短几年内,上汽、北汽、长安、吉利、长城、东南汽车、宇通、海格、金龙、重汽、东风等多家国内车企都之建立了合作关系。在国际市场,宁德时代还成为PSA的动力电池合作伙伴。雪片式的订单和较高的市场声誉成为宁德时代840亿高估值的助推器。


 图片.png

2、将失去的保护伞

 

现在,宁德时代最大的竞争对手来自比亚迪。2016年,以动力锂离子电池销量衡量,宁德时代依然位于比亚迪之后,但以收入衡量,宁德时代2016年的销售收入则超越了比亚迪排名第一。

 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目前的市场优势,离不开政策的强力支持。2016年,政府要求电池企业必须满足《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》并进入相关企业目录,而采用目录外电池的新能源汽车无法获得补贴。外资电池企业被排除在外,导致宁德时代等国内有优势的电池企业供不应求。


 图片.png

但政策不可能一直保护下去,已经有信号表明,最迟在2020年,中国政府会放开电池市场的保护。届时,宁德时代等国内电池企业,又能否有能力与日韩同行一较高下?

 

对于这一问题宁德时代并不担心。“从专利申请、出货量、项目定点等指标来看,CATL的科技实力不亚于任何一家国际同行。”

 

据了解,宁德时代计划在2020年前再次融资300亿人民币,前将公司的电池产能增加5倍,达到50亿瓦时,将超过特斯拉汽车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。如果研发、产能提升的目标如期实现,宁德时代将实现不少投资机构与业内人士对其的期盼。

 

但在此之前,它首先要尽快缩短与日韩同行的工艺与品质差距,与上下游企业建立更为紧密的纽带,共同应对新能源汽车市场起步期的种种挑战。



图片.png


840亿元,这个估值水准超过了绝大多数的整车上市企业。在“独角兽”群体中,也只有蚂蚁金服、小米、滴滴出行等少数公司能获得投资机构如此的青睐。


吃鱼不要吃全鱼,这是宁德时代的一个特点。但要进一步做大,还是要回到它的本质上,就是在科研创新方面的力量。


宁德时代能否从福建走向全球第一,还是要看宁德时代在行业技术方面,能否进一步超越,拭目以待……


内容源自:环球日报、证券日报、闽商在线


1564203468509936.png

logo.jpg

识别二维码,关注八闽之子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@ 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www.fjbmzz.com   版权所有. 闽ICP备19015990号-1   联系电话:189608633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