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新闻资讯 >> 巨星陨落!王绶琯院士逝世,他是“能听懂星星说话的人”
详细内容

巨星陨落!王绶琯院士逝世,他是“能听懂星星说话的人”

1564203324603652.png

本网提示:

登陆《八闽之子网·www.fjbmzz.com》,阅看更多全世界各行各业杰出福建人的专访和资讯信息。

最霸最牛的福建人都汇聚在这里。

每天更新内容,欢迎浏览.转发.推荐!联系本网请加微信号:bmzzpqj


巨星陨落!

王绶琯院士逝世,他是“能听懂星星说话的人”


 八闽之子网1月30日讯(责任编辑:晨风)中国科学院院士,著名天文学家、中国现代天体物理学、射电天文学的开创者之一——王绶琯先生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21年1月28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98岁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0803.jpg


王绶琯

作为中国现代天体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,王绶琯在20世纪50年代末就开创了中国的射电天文学观测和研究,负责研制成功出多种射电天文设备,包括综合孔径射电天文望远镜。20世纪90年代,他与苏定强等共同制定“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望远镜(LAMOST)”研制项目,被列为国家“九五”重大科学工程项目,并于2009年建成LAMOST望远镜,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动光学巡天望远镜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0946.png

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(LAMOST望远镜)



王绶琯大半生投身于中国天文事业,被誉为“能听懂星星说话的人”。在他颐养天年的年纪,又扛起“科普教育事业”的大旗,“大手牵小手”,亲自指导中小学生做科普,探索我国青少年科学素质培养之路。

半路改行,从造船到天文

1993年10月,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他们发现的国际编号为3171号的小行星,命名为“王绶琯星”,以此来表彰王绶琯院士在中国现代天文学上所做的贡献和成就。

然而,年少时的王绶琯,最初的专业却与天文学相差甚远。

1923年,王绶琯出生在福建厦门。1936年,经在海军任职的叔父推荐,13岁的王绶琯顺利考入了福州的马尾海军学校。初入学校的王绶琯本想将来做个海员,驰骋海疆,保家卫国,但后来由于眼睛近视,无奈改学了造船。

1944年,21岁的王绶琯从海军学校毕业,并于第二年考取公费留学,到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进修。这所学院与著名的格林尼治天文台仅有一墙之隔,而这是他对天文学产生向往的开始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0950.jpg

1945年,在格林尼治英国留学造船班入学6同学合照(前左一为王绶琯)


1949年,在朋友的鼓励下,王绶琯给时任伦敦大学天文台台长的格里高利先生寄了一封求职信,并请教了一些天文学问题。他的能力得到了对方的肯定,他因此得到了进入天文台工作的机会。

“我当时没做什么考虑,就是一种本能的选择。”就这样,王绶琯“转行”离开了英国皇家海军学院,1950年正式就职于伦敦大学天文台,开始了天文学新的科学生涯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0952.jpg

王绶琯(左一)于1951在伦敦大学天文台与同事合影


从零开始,参与中国天体物理学建设

1953年,王绶琯在收到时任紫金山天文台台长张钰哲的邀请后,没有丝毫犹豫,抱着一腔爱国热情回到中国。刚刚成立的新中国百废待兴,王绶琯作为中年骨干,和张钰哲、李珩、陈尊妫等老一辈研究员一起工作,投入到了从零开始创建中国现代天体物理学建设的事业中。

1955年,王绶琯受命到上海承担国家急需的“提高时间信号精确度”紧急任务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和同事们改进了测时、授时、播时的技术,经过不懈努力和艰苦奋斗,成功将时号发播精度提高到能够满足大地测绘等应用部门的需要。

“其中之苦,甘之如饴。”王绶琯丝毫不觉得后悔。

在完成国家交代的授时工作后第二年,一个新的任务又摆到了他面前。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,随着雷达技术的发展,人们开始发现,星星除了能发光以外,还能发出无线电和其他电磁波。随后,一门新兴的学科——射电天文学诞生了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0955.jpg

1958年,海南岛日环食中苏联合观测队合影(后两排左四为王绶琯)


1958年,海南岛发生日环食,苏联天文学家带着射电望远镜前来观测,和中国天文学家共同组成了一支“日食射电观测队”。那时正值中苏友好合作期间,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吴有训立即抓住机会,决定组织一批人学习射电天文技术,建立起中国自己的射电天文研究队伍,王绶琯便是其中一员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0957.jpg

1958年,王绶琯在海南岛开始创建我国射电天文站


此后,王绶琯被调往新建的北京天文台,告别“天体测量学”,开始了中国射电天文学的筹建工作。如今,架设在密云水库旁边的天线射电干涉仪等重要射电天文观测试设备,就是王绶琯二十几年呕心沥血建造的遨游宇宙之“船”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00.jpg

北京的第一具射电望远镜


自主创新,建造天文望远镜

人类认知天文世界本质最重要的手段是天体光谱的观测,但直到20世纪末,在已经登录的所有天体目标中,获得光谱测量的天体不及万分之一。其中的一个主要障碍就是天文望远镜的设计难以做到兼备“大口径”和“大视场”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03.jpg

1976年,中国天文代表团访美(左二为王绶琯)


“天文,我们叫做观测的科学,你要看不见的东西就根本没法研究,你要看见它就得有望远镜,这个望远镜越大越好。”随着科技的发展,天文光谱的实测能力成为学科发展中的关键因素,也是摆在射电天文学家面前的一个世界性难题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05.jpg

1985年,综合孔径射电望远镜鉴定会时的合影(左起王绶琯、克里斯琴森、陈芳允、毛恒光、章综)


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20世纪80年代后期,王绶琯和苏定强共同提出了“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望远镜(LAMOST)”的攻关项目,力求在这一领域实现突破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08.png


LAMOST结构示意图

王绶琯把攻关的过程比作一场“双打”比赛,选手则由天体物理学家和天文仪器专家组成,从苏定强“主动反射板”这画龙点睛的一着妙笔,到最终LAMOST方案的如期形成,这场别开生面的“双打”比赛历时数年,参与者接近20人。

作为主题论证的负责人,王绶琯和他的“双打”伙伴苏定强付出了大量心血。“我这一生最大的满足就是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做事,虽然人生总会遇到烦恼,但做起事来,就都忘掉了。”回首往事,王绶琯无限感慨。

2009年,LAMOST正式通过国家验收鉴定,确定了其性能居世界上天文望远镜中高光谱获得率之首。

“大手拉小手”,创办青少年科技俱乐部

王绶琯不仅是一位天文学家,也是一位著名的科普教育专家。从古稀至耋耄,王绶琯倾心投入到我国青少年科学素质培养的实践探索之路上。

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人一生要走很长的路,一路上就常常要有人拉一把。我自己年轻时候的路就走得很艰难,是遇到了几双‘大手’才有幸‘走进科学’。”如今当自己成为了“大手”,他也想拉起奋斗的“小手”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11.jpg

1993年,王绶琯在小行星命名仪式上发言


1999年,王绶琯倡议并联合60余位中科院院士、科技专家发起成立了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,并先后捐款27万元给俱乐部作为活动经费。俱乐部致力于组织高中学生,利用课余和假期走进科学社会,求师交友,体验处于学科前沿的团队的科研实践活动。

王绶琯成立青少年科技俱乐部的初衷,是希望学生们可以多了解一些科学知识——如果孩子们将来不做科学研究,那一生至少有一次接触科学探索的机缘;如果他们中有人将来要做科学研究,可以提前遇到一些可以指引他的老师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14.jpg

王绶琯向学生讲授天文知识


20年间,曾先后有700多位导师和5万多名中学生参加了俱乐部活动,而俱乐部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科研人员,其中不乏国际科学前沿领军人物。他们在“科学启明星”王绶琯的带领下,自发利用业余时间回到俱乐部任志愿教师,成为新一代青少年的有力“大手”。

痴迷天文70余载,王绶琯从一个对天文充满兴趣的懵懂少年,到一步步成长为中国现代天文学领域的大家,在浩瀚的星空中,有一颗熠熠生辉的“王绶琯星”彰显着他为中国天文学做出的突出贡献,在无数学生心中,也有一颗“科学启明星”印证着他对中国青少年科普教育事业的无私奉献。

回首王绶琯的人生历程,少年时学习造船,志在保家卫国;青年时投身天文,以期科学报国;中年时攻坚克难,为了科技强国;老年时倾情校园,意在培育新人。

从密云射电观测站的选址,到建立起米波综合孔径射电望远镜系统,连同20世纪90年代与苏定强合作的多天体光谱望远镜项目,一生所至无不表现出他对天文学无限的热忱。


微信图片_20210201151017.png


王绶琯

(1923.1.15-2021.1.28)

天文学家

科普教育专家

中国科学院院士

Copyright @ 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www.fjbmzz.com   版权所有. 闽ICP备19015990号-1   联系电话:18960863378